印度墨

   

    “裕进忽然明白,这会是他终身难忘的一刻,将来,即使他四十岁、五十岁了,事业成功、婚姻美满、妻子贤淑、孩子听话,但是他心底深处,必定忘不了有一年某一日,在一间书房里,他用指甲花制成的印度墨,在一个叫印子的女孩脚面画上图案。”

  爱一个人,不止是那个人,还是一段难忘的时光,是记忆里不会褪色的片断。无论怎么颠沛流离,不管时间的河流怎么冲刷,它恒在,美丽依然。

  后来,印子一个人在灯下,聚精会神用印度墨在自己手臂上画蔓藤花纹。她其实还是记着,当年替她在足上绘画的那个人。但是是她自己的选择,凡事必有代价,所以不用同情。

  裕进的选择是对的。人只有一辈子,岂可都用来等待?踏实的人生,也许不浪漫,但是平实的幸福,更容易掌握。

    亦舒的书,虽然较之张女的浅显通俗,但其中的道理却很有一些是深深扎入人生之体肤的,也是因此,才能一读再读而不乏味。在穷极无聊时,无比疲惫时,需要驱赶困意时,我都会拿来读一下。亦舒的众多故事里,有一类是特别惨淡的,比如著名的人淡如菊,她比烟花寂寞都属于这一类,看完心里像灌铅,这样的故事,至多读两次,再也不会翻开了;有一类是带有政治色彩的,跟七八九十年代末的香港往事有联系,这一种,读完一次基本留不下什么特别的痕迹;还有一类是比较接近真实人生的,但又比真实的人生来得跌宕和精彩,并且充满了锦衣华服以及奢侈的细节,有得有失,结局正常,这一类便让人能够读上好几遍了。相隔多日再读,也会因为心境的变化,琢磨出些不一样的味道来。
  印度墨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住在漏雨房子里的混血女孩刘印子,自幼没有父亲,与母亲和妹妹艰难度日。她小小年纪去给明星做助理,拍摄一则广告时认识了加拿大返港的大学生陈裕进,两个人有一段挺美丽的纯真爱情。印子是花魁样的女子,自己拍摄了一则广告后机缘巧合认识了富贾洪钜坤,洪给予了她温饱、车、房以及成名的机会,印子在两个男人中,最终选择了和洪一起。于是她顺着这条路一路披荆斩棘,经历了与洪分手,和众多男人周旋和许许多多的努力,成为了一个富有、有名、从容不迫并且依然美丽的女星。可即使是这样的刘印子,接到陈裕进发来的结婚请柬,也会飞10个小时跑到注册处不远的地方远远看着他娶了别人为妻,自己怔怔落下泪来。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其中有几个片段特别打动我。
  其中之一,是年轻的刘印子和陈裕进坐在陈家的书房里,陈裕进调了印度墨汁在印子的脚背上画了瑰丽的花朵,又在她的脚心上画了一只眼睛,“它帮你看清前路”。印子痒得咯咯笑,陈裕进突然有感悟,觉得这可能将是他一辈子最为快乐的时光,纵使他年老,同他人结婚生子,也总会记得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和这样美这样被自己爱的女孩在书房里的时光。诡异的是,正是他画在印子脚上的花吸引了洪钜坤的注意。这是多么奇妙的命数,最美、最亲密的时光,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和分离连接在一起。
  之二,是印子与洪氏分手后,与陈裕进相约到法国旅行。两个人一路畅快,到了巴黎住到酒店里,印子接到助理的电话,称洪氏心脏病突发已经病危。那时的印子与洪氏已无关系,可她还是捱义气回到了香港,尽管因此,她失去了陈裕进的等待——一个男人等得太久,总会害怕在女人面前失去尊严。印子的出现使洪氏神奇地好转,待他病愈出了院,又平静地与他分开。这段描写很真实,和陈裕进的感情再纯真再美好,也抵不过一次次的爽约和离弃,陈裕进如是真正的男人,怎么会甘愿自己变成纯粹的裙下之臣?印子因这一段的描写而沾上了江湖侠气,她因为这感恩,而超离了一般凭借色相生活的美女。
  之三,是印子在陈裕进订婚前夕与陈在纽约的一家首饰店相遇。彼时陈裕进正在为自己未来的妻子挑选指环,印子就刚好走了进来。看,命运就是这样巧,以致陈裕进在日后送给未婚妻指环的时候,都会想起印子将指环套在自己手上时的样子——她是故意的吧,她不要,才给别人的吧?就算抵不过时间和名利。好的爱情仍然是好的爱情。
  之四,就是陈裕进结婚的当日,印子飞了10个小时跑到现场。却也不打招呼,远远地坐在车里盯住注册处的出口,直等到陈裕进携着新娘走出来。印子怔怔注视,感叹“那新娘本该是我”,“目光呆滞,渐渐泛起一层泪膜,终于落下泪来”。这是全书中最高潮的时刻,她已经拥有了财富、美貌和几乎整个世界的赞美,可在心爱的男子携妻而去的时刻,她依然最寂寞、最寂寞。可是如果重来一次,她必然还会这样选择,因着洪钜坤能够帮她与家人迅速摆脱贫困,因着她天生丽质难自弃,因着在名利面前,她毕竟爱自己更多。这此刻的伤心与漫长的寂寞是她的舍,财务、美貌与赞美则是她的得。
  看这样的故事很过瘾,感慨也很多。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在你推门而进的瞬间,我原本冷的手指因心跳加速血液流动加快而骤然回暖,就是我因你不快乐而产生的千万愧疚。而生活,生活是你穿着的一只鞋,是你干净的浴室和喷香的毛巾。爱情是你不在身边的时候,你仍在心头。爱情是你在心头,一碰就会痛。而生活是阖家欢乐,是责任义务,是向前走的一天一天。纵使刘印子那般幸运并且出挑的女子,也难以逃脱爱情与生活分离的魔咒。我,我看了这样的故事,只道许多人,许多事,不可强求。只怕我牺牲了生活中的许多,却换不来与爱情有关的厮守。
  佛祖说的对。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你的爱不是我的,只不过属于你自己,只不过你燃烧你的爱而我恰好靠近了,于是温暖了——这样想,大概比较好过。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